疫情下的经济现状

本文转自12月3日“中金研究院”公众号。

疫情下的经济现状

12月2日,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中金研究院执行院长彭文生与著名全球发展问题专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成功举行直播对话“全球经济复苏:新冠疫情、气候变化及包容性增长”。

本次对话由CGTV线上直播,中金公司转播,两位嘉宾围绕三个话题分享观点。以下是两位嘉宾在对话中的部分内容摘要。

主持人:董雪

多重冲击下的经济复苏

彭文生:

疫情、俄乌冲突、极端天气等冲击对经济活动有多方面的影响,造成收入下降和失业。2023年,财政政策在经济复苏中将承担重要作用。相对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对产业、人群的针对性更强。货币政策需配合财政扩张发挥支持性功能。不同于以往的经济危机,当前全球所面临的经济冲击主要是供给冲击,并且受非经济因素影响较大。我们面临新的冲击,需要新的解决方案,全球合作对经济复苏很重要。

萨克斯:

促进全球经济复苏的政策重心应为修复疫情、俄乌冲突和其他地缘政治事件造成经济活动中断。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可弥补部分经济损失。当前经济形势与1970年代有诸多相似之处。1970年代出现了中东战争、石油危机以及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当前世界面临俄乌冲突、能源危机以及疫情期间货币宽松造成的通胀。当前经济冲击何时结束?这首先取决于能否在短期内结束俄乌冲突。

其次,需要重视气候变化在未来数十年内带来的影响。未来高温、干旱、洪水等极端气候可能会更加频繁。为了应对气候变化,提升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和增强社会韧性(resilience)至关重要。其挑战在于,应对气候变化需要巨额投资,许多中低收入国家无法负担。因此,我们需要全球合作,包括中美合作来解决这些问题。

气候变化和碳中和

彭文生:

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我们面临着重大挑战。但同时也看到了可再生能源成本方面的进步,通过科技进步提供机会,应对气候变化的未来前景可期。中国在这方面需要增加更多的政府支持,例如增加在研究上的支出,增加公共支出来鼓励新技术的应用、鼓励创新的商业化。我们需要完善监管制度来纠正碳排放的外部性,并且需要绿色金融的支持,不仅仅是中国,西方也是。

萨克斯:

我认为有两点。第一,应该建立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即中国、日本、韩国、东盟、澳大利亚、新西兰,这15个国家共同创建一个互联互通的零碳能源系统。第二,中国提出的零碳目标,做的非常好。技术进步如此之快,并且非常好地将数字化与绿色减碳目标结合。中国应该帮助和领导地区的零碳发展,中国将为全世界创造大量的经济活力、技术进步和积极的溢出效应。

全球化和包容性增长

彭文生:

经济长期发展需要国际合作。在过去数十年间,中美合作(G2 model)是全球化的主线。过去中美分工表现为,美国致力于前沿科技研发,中国则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中心。通过合作,美国获得了高额利润,这些利润可以支持美国企业持续投入研发,使其在各技术领域保持竞争力;中国则通过干中学实现了技术进步。中美合作使两国双方以及世界经济广泛受益。然而,以往的中美合作模式如今面临挑战。

萨克斯:

美国对中美合作态度的转向主要出于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美国一些产业在全球化中受到了损害。尽管这很大程度上是美国社会保障系统不健全带来的问题,但一些政客借此来指责中国。第二种观点是错误的零和主义思维,即认为中国在全球化中受益,导致美国在全球化中受害。这是一种错误的观点,甚至对美国自身也是不利的。中美应该合作解决气候、社会等领域的问题,而非阻止其他国家的经济发展。需要注意的是,尽管一些政客对全球化有所保留,但大多数国家依然受益于全球化,并希望与其他国家保持开放的经贸关系。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是很明智的。

美国不平等加剧的主要原因为社会再分配系统的缺位以及技术进步。技术进步造成一些低技能职业被机器取代,进而低学历者在美国更难找到工作。公共政策应对的重点应为提高教育水平,增加教育、医疗、基础设施投资。可美国的现实问题是,一些政客更愿意为富人减税,而非增加公共服务支出,这不利于缩小贫富差距。

对话全球经济学家是中金研究院联合CGTN推出的一档新栏目,未来将继续邀请国内外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和业内人士进行高质量对话,分享各个领域资深研究者的洞见。中金研究院(CICC Global Institute)作为中金公司一级部门,定位为新时代、新形势下的新型高端智库,服务中国公共政策研究与决策,参与国际政策讨论和交流,并为中国金融市场发展建言献策。

(0)
上一篇 2022-12-05 21:03:18
下一篇 2022-12-05 21:05:2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